智慧的东西不 仅仅是用这种形式产生的
2019-02-19 22:51
来源:未知
点击数:           

通过这个平台,可以更加的把课程,或者相关的互动问答介入上去,使得这个平台可以有更多的共性,或者说更加适合图书馆的体系。我认为任何的系统应该是一 个人机系统。我们现在很多的系统运用了以后,这个系统运行了,它就和馆员没有任何关系。大量资源的服务在实体体系中心是针对用户,实际和图书馆没有什么关 系。我们想实现的方向馆员是在后面工作的,而不是在前端的,加入系统和你没有关系了,你在后台做什么?这些数字资源的管理方法和你们什么关系呢?

今天讲的内容讲两个问题,一 个是我们在做相关数字图书馆实践的一个反思的问题,第二个规划上面我们怎么思考,或者我们已经做了哪些基本的设想,或者说我们已经进行了一系列的应用,在 这里,借这个机会向大家汇报一下。今天来的都是图书馆的专家,人数非常多,也给我们把把脉。

我们所谓的创新,作为2013年也做了三项,但是我就有一个问题,我们的创新力度是可持续的,创新实践 确实是可持续的。2013年做的工作为什么进步这么慢呢?我们通过2012年推出的服务过程中同时发现很多的问题是值得反思的,为什么会慢呢?或者说这种 服务后面能不能持续的服务下去?这个来讲值得考虑。我们也用了智慧的图书馆的概念,虽然说这个智慧不同于把物联网全套的搬进来,但是我们说,智慧的东西不 仅仅是用这种形式产生的,这个问题我们是可以讨论的。我们现在为用户提供更加快捷的服务,或者说更加专业化的信息的服务,它也是一种智慧。我们也是这样的 构架。我们更加重视的是用户应用层的内容,发现现在低层不牢靠,上面是不牢固的。我们在做的过程中应该扎实下面的服务。

核心的平台实际上就是一个底层的数据中心,可以是本地的云服务,也 可以是外部数据的接口,这个接口应该合理的理顺。来自于calis的部分能不能形成一个良好的分类,这样可以提供聚焦好的服务。平台的两大服务还是一样的 应该是资源和服务,我们说整个使用哪些云,在这个中间,部分的云是本身的,我们该做云的部分是哪一部分,有些不是我们能做的,有些是我们能做的,我们要确 定我们能做的东西必须要把它做好,而不是说统统交给不该数据上做的事交给数据上做,这是不对的,应该说是一个共同协调协作的问题。还有学科服务员,大家想 做的一定要把它做好。我们经过一段时间的积累能不能共同来做。

面向系统资源的融合,我们更希望做什么?这是一个很重要 的问题。我们说,创新实践到底是热点概念的炒作?还是实实在在的东西。可持续这个词,假如说从可持续的角度去讲,我们就讲到位了,若干以后它还是什么样 的,而不是这个已经过去了,后面就没有了。我感觉一个很困惑的事情,我不敢多说,多少年后我们回首一下我们付出有何价值?所以来讲更多的还是一个可持续的 问题。

我们新馆开了以后,我们2012年做了一个创新的实践,我们做了五项,分别就是资源的发现,移动图书馆,电子资源的电子终端,以及下一阶段的opac的 服务,还有学科服务。2012年到现在正好两年,这两年来讲,创新的服务怎么样?我认为两年还是值得反思的。到底成效怎么样?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我们创新实验中间发现,假如说数据上提供一个系统,假如说这个系统中间有馆员必须要去完成的,这个系统往往会被抵制的。所以我一直始终认为图书馆的信息 还是信息,还是人机系统,这个人机系统坚决不是说数据库上的系统,直接面向你的馆员在哪里,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有一个系统的资源管理团队,或者说越 来越多的图书馆的服务系统,我们的馆员,而把这个管理的权限要完成的。你的信息系统假如说有很多的基础工作,流程工作,模配的问题需要我们的馆员去做,马 上就发现有很多的问题,最重要还是人的问题,还是图书馆员在这个过程中的问题。

现在作为业务的应用层,主要还是 calis,还有相对的应用,图书,原来的兼容,原来的传统管理体系,更重要的是电子资源的管理,以及我们图书馆可以有我们相关的工具,有哪些。更重要的 就是下面三个层面,或者说把这个基础打造实。举个实例说我们max数据的讨论,国内这方面的常识非常的多,实际上来讲,作为一个省级平台,我们现在建立的模式 是这样,既然是人,应该是多层次的能提供的一个服务,这是一个模式。

举个实例说我们发现大量的都是全国性的调研,图书馆建的非常多,发现归根结蒂还是三个,现在讨论的不是上线 的问题,上线以后根据用户的需求怎么样去对接,怎么样去细化的问题,这才是关键的问题。老是讲一个宝马一个奔驰到底选哪个,说白了没有多大的关系,只是个 人爱好而已。实质上是没有巨大的差别的。哪一个适合本身,重点上面是有偏差的。用了以后继续发现对用户理顺的关系我们也做了多少工作呢?我们后续的工作反 而不是主体,这是值得我们反思的。看国外来说,经过一年以后都有比较大的调整,我们上来以后多少时间做一次调整呢?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mobi 移动图书馆。东南大学、南京大学实际上完善了移动图书馆。我们当时的理念来说,应该有三个部分组成的,有图书馆的网络服务,加上及时通讯,包含集成微信,然后加上pad,然后构成一个完整的移动图书馆。

当然,现在数字化的应用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方便性。传统的还在图书馆做大量的数据库的培训,或者去做很多的用户的介绍,实际上我们一定程度上有很多的东西需要改取。我们发现我们做的很多报告没有人来听了。

这个创新持续的问题还不是主要的,能持续创新的因素可以说非常多, 也就是馆员的角色问题,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讲,我认为还是馆员的问题。以前全国开会的时候,听朱强馆长讲,高校图书馆的很多问题还是在馆员上。我们看一下国 外岗位的需求非常多,最近招的新岗位要求越来越多,这些岗位看一些类别,这个岗位和馆员关联大吗?或者说我们的馆员在这中间可以干多少活呢?所以这是一个 形式。引用以前的一个表格,各个大学所做的工作,找的职位,这个职位应该是什么样的,我们现在在做的过程中间,我们现在馆员应用的过程中间会是什么样的, 我们的创新应该是什么样的形式?

我们往往会讲创新的问题,我们的馆员在哪些上面做进一步的发展?这是值得进一步考虑的问题。我们现在现有的体系可以做什么?这个也是作为一个重要项目来 做的。做用户需求是这样几个需求,通过这五个需求,我们想能不能在已有的opac的基础上做服务,并且和互联网结合的更加紧密,用户需求在这个方面的应 用。我们提供了一系列的功能,自动识别,配送,完全可以看到所有书的内容,看到用户喜欢看这本书的时候他关联的相关的数据,或者说我可以看到外面的书评, 这个东西我可以扩展的更加到位。

我们尝试的做了一个学科平台。既然国外的东西应用,国内能不能做一个形式?这也就是我们考虑的一个学科服务,或者说更加适应我们本身的东西,我们更多的把更多的相关的信息进行汇聚。

我们还是要特别强调的,移动图书馆不是一个终点,更多的是我们能不能通过移动的门户把相关的集成的更好,不是一个简单的通过手机的或者多种终端的形式看到。

我们应该怎么样做呢?我们先以我们学校图书馆的情况也是一种服务实践,反思一下。先是用最快的速度介绍一下。

通过本身学校已经购买的电子资源中间,把电子资源的这些信息向这个平台汇聚。通过这个汇聚以后,我们可以通过分析服务,可以为教师,为学生提供相应的更 加专业的服务,而不是单一的提供资源,我告诉你在哪里。或者说不是一个简单的连接,你到这里上可以连到那里去看到内容,这是我们的一个尝试。

邵波:在座的各位朋友,各位图书馆的同仁,很高兴有这个机会和方正阿帕比公司合办,提供这么一个图书馆朋友交流的平台。现在数字图书馆假如说以高校为例 来讲,calis已经有15年了,这个15年下来,我们现在的数字图书馆建设处在一个变革时期,或者说也是一个停下来反思的阶段。我想这个过程很多人认为 做图书馆怎么了,我感觉这种停顿也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可以让我们在后续的数字图书馆建设中间走得更加稳定。

我们为什么不再依赖图书馆?本身就是想要把用户到图书馆来,不是告诉某位教师说,这个资源被图书馆买了,这个肯定是不行的。我们说知识发现应该说在国内非常的红火,这也是我们数字化转型过程中的一个必然阶段。

我们的反思是什么呢?我们能持续吗?包含我们现在在做的过程中采取的方式,好在我们还有院系合作,原来的绘本,我们好在还有一个比较好的基础,还可以自 主的推出一系列的服务。这个创新可以持久。我们和产业的合作,中间能非常的和谐,这其实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包含2013年是不是马上就可以推出,把我们 的进度缓慢的启动,这样碰到的问题也就更多,我们能持续,能继续做。

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就有一个反思。反思的东西可以很多,我们今天也是一个全国性的会议,虽然这些反思代表我个人的意思,但是也不能太过放肆,今天我放了四点,我们数字图书馆开发应用15年,可反思的东西太多了。

我们现在在构架规划的时候,应该说有一个规划小组,我们是南京大学、东南 大学、南京师范大学,还有南京工业大学,我们已经做了两年了,这个基础工作的前期成果能不能转化为推出来的应用,或者说被图书馆所使用,我们还在检验。还 有资源管理的云,我们能不能把这个工作做好,或者说我们这样的想法能不能成为一个符合实际的应用的东西,这里面我还是要经过相应的论证,这也不妨碍现在针 对这个问题展开大量的前期的尝试,创新实践。

背景也提到了智慧图书馆,最早的智慧图书馆2003年就提出来了,起作用的还是由智慧地球到智慧城市,很多校园也在做智慧校园,怎么样做智慧图书馆?这是我们在创新实践中间需要思考的问题。我们或多或少还在这方面做一些应用的时间。

讲完了前面具体的个案的应用,2014年,一个构架的jalis新的规划。构架怎么样进行呢?根据前面所做的工作,这个既然是研 讨会,也不一定就是最终的东西,只是我们提出来交流应该是什么样的。江苏的jalis高校应用是构架了一个云服务平台,因为我们越来越多的东西都是云服 务,在这个环境下作为一个区域级的东西来讲,应该做什么样的工作?我们应该怎么样配置?原则上面来讲,应该完成这四项工作。省内的高校用户可以通过统一的 运行中心完成它应该完成的工作。系统的平台构架首先是jalis,移动服务应该是一个必然的进程。

就讲资源发现,老早在提的时候,发现系统应该说对于外围的体系都是国内高校三大体系,我们当时在做的时候也是考虑什么情况?能不能和外围结合?根据我的 考虑,切入本地化的服务。我们应该来讲,资源发现起码有一点,我个人的想法也就是说能不能借用我们本身参与,起码让它的价格会下降20、30%,我当时就 是这么想的。我介入了以后我的作用是什么。本地是什么样的形式,这个不去考虑它了。

智慧城市受政府的影响非常大,假如用ibm的材料来讲,我们应该看到中间有很多的理念方法是值得我们图书馆更好的去做好它的。它提出来的理念有政府的行 为,可靠性的理念,无疑它理念的技术构架是非常先进的。无论是数据上的还是外面的,只要能为图书馆做好进一步服务的,我们都应该把相关的理念技术方法研究 进来。智慧城市的智能分析。我们现在做到一个什么程度呢?这个和我们想达到的目标有什么差别。这是一个智慧城市的问题。

背景都是老生常谈的,不管是大数据还是什么 样的状况,我们的背景确实面临着转型时期,在这个时期,实际上来讲,我们越来越多的电子资源和我们相对的资本资源的本利,这是一个很大的差别。对于这种复 杂性的问题不是一家两家可做的,应该说对整个图书馆行业中间相互协作的问题。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在线服务应该远超现场服务的,这确实是一个内容。

我们做了一个移动互动平台,这个可以说是国内第一 款,图书馆做的互动平台,我们给它起名字叫pad 。这个应用的功能很多,我们原来想把这个服务更多的让它到别的地方去,图书馆不放。校园里起码把服务推 送出去了。我们在这个中间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和其它图书馆联动,联动以后,我通过二维码的拍摄可以随时随地获得相应的图书,这是我们的一个想法。包含现在 的手机pad的互动,2014年这种产品也增多起来了,依靠二维码快速的来看图书,我想一个问题,我们做的是系统,我没有资源,我是不是连资源一起做掉? 这是一个很难的问题。假如说资源我也可以去做,恐怕数据库就很大。我们到底能满足多大的面呢?这个功能上的扩展,在技术上是可以更多的,但是我们应该怎么 来做?我们碰到的问题都不是技术的问题,而更多的是客观环境的问题。

我们知道现在也是非常的热,我们传统的图书馆管理系统的问题,我们都认为它只是针对知本为主体的,难以满足我们现在的需求,对这方面的尝试也越来越多。这个形式来讲,我 们看到国外给我们的压力非常大。我们是直接拿来去用?还是我们也可以做很多的工作?在这个中间有一大块是我们本身的,或者说我是更加本地化,我们可以把这 个工具做得很好。我们现在处在一个关键的时期,这是毋庸置疑的。

在我的这个系统中间我是一个计算机的系统,我不是资源。现在来讲,数据库上来很容易做,它是可以把系统和内容很好的整合。我们在做一些范在的服务,做一 些技术创新。我拿来以后可以做更多的东西,我想做什么东西就做什么东西。到书店可以拍一下这本书,我就知道下面我买还是到图书馆借,还是推荐购买,这样是 可以联动起来。

所以把这个东西给大家做一个介绍。希望大家对我们这个工具有所指正。谢谢大家。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vitafoodsrussia.com33棋牌游戏中心,棋牌平台开发公司,天天吉祥棋牌游戏大厅版权所有